镜湖

【头像是本命,本人很欠打】这位太太可不可以让我抱下大腿?

老骨头的春之心(重口三俗无肉慎入)

(我写的时候没带脑子所以……)
(别打我)
“艾利亚斯,我回来了。”傍晚智世带着路兹回来属于他们的家,手里还拿着两张票。
“银之君,今天做了什么菜?我先尝尝!”路兹杀进厨房,准备享用美食,却发现银之君拿着狗狗用沐浴露。被银之君追得满头汗的路兹躲回了智世的身边。
“智世你来的正好,连富列德给我两张演唱会的票子,我没有收下,如果你想看的话,我们现在订票也来得及。”艾利亚斯抬头,把智世拉到身边。
“那个……艾利亚斯,是不是一个叫一…一鸡的人的演唱会门票?”智世坐得很端正。
“是,智世想看吗?”艾利亚斯有些看不懂年轻人喜欢的东西,不过到底还是该问问智世的想法。
“爱丽丝今天给了我这两张票,约你和我一起去,我没能拒绝。所以那个……”智世想起爱丽丝拍着胸脯向她保证艾利亚斯和她都会喜欢这个演唱会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玩。
“去吧!”
“艾利亚斯,谢谢。”
“智世是不用对我说谢谢的。”艾利亚斯用角撩起智世的一缕红发,轻轻偏头,柔软又带着香气的头发就会搔过艾利亚斯骨质的脑袋,这是艾利亚斯最近迷上的事。智世也由着艾利亚斯这样做。
……
到了演唱会当天,一脸茫然的连富列德和兴奋的爱丽丝早早来到智世门前。
“喂——智世!演唱会要开始咯!”爱丽丝把房门敲得震天响,一旁连富列德对爱丽丝的劝阻声也被淹没在其中。算了,难得和年纪相近的女孩子一起玩耍,就不要计较这一回,连富列德想着。
“马上来!”智世匆忙下楼,跑向艾利亚斯身边。
“我和智世会用魔法去到现场,不会负责你们的。”艾利亚斯打开门。
“不需要你的负责,魔法使有魔法使的方法,魔术师也有魔术师的。”连富列德手里捏着两颗钢珠一样的东西。
“难得出门,你们俩就别吵了好吧?”爱丽丝爽快地向智世打招呼。
到了演唱会现场,智世发现场内仅有几个工作人员在进行最后维护,观众似乎还在场外等候入场。艾利亚斯破罐破摔,直接设了个障眼法,连变身也解除了,靠在护栏上和智世一起等待开场。
演唱会还十五分钟开始,观众开始入场,艾利亚斯看着越来越满的会场,施法把自己变成胡桃大小,趴在智世的耳后。
“艾…艾利亚斯?”智世知道艾利亚斯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智世不必管我,玩得开心些。”
“嗯。”智世有些怕艾利亚斯从她的耳朵上滚落下来。
演唱会很精彩,火辣的舞步和性感的歌词都在挑战着智世,这个平常接触不到这样直白热烈的词汇的姑娘。
“智—世——还在愣着干什么?举起手尖叫啊!”爱丽丝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智世的身边,看样子爱丽丝是经常接触这些新奇的事物的,智世环顾四周,发现连富列德已经不见了踪影。
“那个……爱丽丝,抱歉我没听清你在讲什么?”智世耳朵里全是那些少见的旋律和歌词。
“尖叫就好啦!啊!Big big bo★ty!”
“啊?哦哦,啊!”智世只好跟着爱丽丝欢呼,不知不觉也开始和周围人一样举手打节拍。“爱丽丝,好像真的很有趣!”
爱丽丝眨了眨眼睛,“对吧?”爱丽丝一手勾着智世的肩。
“感觉…这里是和外面是两个世界,很有趣。”智世注视着舞台,她对一切都感到好奇。
两个小时过后,狂欢结束了,智世离开了会场,心情也在渐渐地平复,似乎会场里有凶猛怪兽吞没人的理智,但只要离开会场人就恢复理性。
“那爱丽丝,改日见,今天谢谢你。”智世挥手和爱丽丝道别,连富列德从角落里踱出来,还不忘揉着耳朵,智世向连富列德点头致意,然后目送他们离开。
智世也该回家了。智世这才想起艾利亚斯还在自己的耳后!
“啊!艾利亚斯对不起,我只顾着和爱丽丝说话忽视了你了。”智世着急地摸向自己的耳后。
“没有关系的智世,今晚再一起睡吧?”艾利亚斯早变回了人类大小,在此之后艾利亚斯就没有和智世多说过一句话了。
回到家后,智世不知该怎么处理艾利亚斯的冷淡态度,智世发问一些无关紧要的事,艾利亚斯会回答,然后房间会再次被沉默占据。
智世有些想问艾利亚斯是不是生气了,张口无数次,也无数次将话语咽下。
“你偶尔也撒撒娇嘛!”路兹这么说。
于是智世早早洗漱干净,躺在床上等着艾利亚斯的到来。智世心里仍是忐忑不安,就在她犹豫之际,房间里的灯熄灭了,仅留下一盏橘色的小灯。智世坐了起来。
“艾利亚……”
那个魔法使出现在了智世面前,眼中的光芒似乎比从前都要明亮,他的丝质手套摩擦着智世的脸颊,仅仅几瞬就又离开。
“智世。”魔法使的背影在这样昏暗的灯光下显得多么高大威猛。
“你看好了,智世。”他的声音好像也比从前要低沉,智世几乎要沉入他的声音中。
“Big big booty~Big big booty~What you got a big booty~Oh!Big big booty~Big big big big~”艾利亚斯每唱一句,也学着今天的歌手抖一下臀部,打一个响指。
“智世对不起我想去厕所!”路兹狼狈地逃出了房间,再待下去他可能会死在里头。
“啊呃……”智世不知道该用什么词形容她眼前的这一幕。
艾利亚斯像抽搐一样扭动了几下,转身取出了法杖准备消除智世的回忆。“不,没关系的。”智世推开了。艾利亚斯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些什么才能让这件事看起来不那么奇怪,只好背对着智世坐下,过了一会他又打算拿法杖消除智世的回忆,却被智世抱住了。
“今天冷落你了,抱歉。”智世勾着艾利亚斯的脖子,艾利亚斯宽厚的胸膛似乎可以包容她的一切。
“我才是,需要多多为智世考虑一些。”艾利亚斯又开始蹭着智世的头发,“睡吧,智世。”
……
深夜,智世依旧无法入眠。
‘智世,你是不是还在想艾利亚斯那个…那个那个大屁股?’路兹没有像往常一样直接出声。
“噗嗤……”短时间内智世是很难从之前的闹剧中走出来了。
艾利亚斯起身,按住智世的手,用一种暧昧的姿势把智世压在身下,“智世在笑我?”
“啊,对不起。”智世感觉脸有些热。
艾利亚斯变换成人形,向身下的红发少女献上深吻,直到少女几乎不能呼吸。
“这样智世就没法笑我了。”

评论(11)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