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湖

【头像是本命,本人很欠打】这位太太可不可以让我抱下大腿?

约会

“智世,陪我出趟门。”
“好的!”
红发的少女放下药草,正准备用衣袖抹净手,却被银之君一把抓住,从头到脚整理了一番。少女几乎是用自己都想不到的速度从银之君的手下逃到了那个高大的魔法使身边。
“我们要去哪里?”少女用食指勾着魔法使的衣袖问。
“…唔,大概是去约会。”艾利亚斯晃了晃骨质的脑袋,眨眼间就变成了一个金发成年男子的模样,脸上还挂着僵硬的笑,和智世第一次见艾利亚斯变身时一样。
“哦,好。”智世温顺地把手递给艾利亚斯。大概和之前的“蜜月”一样,艾利亚斯又被委托了什么任务吧?希望这回自己不会又弄了一身伤回来。
被荆棘短暂包围之后,两人看见了与家那边不同的风景,艾利亚斯把智世安置在露天咖啡厅内,出去取了两张票回来。
“宽…街,剧院魅影……诶是那个剧院魅影?还是今天午后就开演的!”智世不知道艾利亚斯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弄到这两张珍贵的音乐剧门票的。
“是连富列德给我的,听说是爱情故事,女孩子应该喜欢。”艾利亚斯笑得比之前更用力了一些。艾利亚斯听连富列德说过一些,剧院魅影也是个怪物。听到“怪物”这个词,艾利亚斯就有些好奇。在人类眼里,他就是恐怖的怪物,但是在智世的眼里艾利亚斯看不到多少恐惧。
“这样……”智世不免有些担心,剧情走向大概是不会顺艾利亚斯的意的。
“用了茶点以后,一起慢慢地走到剧院如何?”
“嗯。”智世偷偷观察艾利亚斯的表情,变身后的他总是带着这样的笑,现在似乎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
音乐剧开演了,艾利亚斯端坐在智世身边。
『你不会了解的拉乌尔!那个怪物他是多么可怖的模样!那根本就不能算作人!』戏中的女主角开始对情郎诉说真心。
『不要再理会黑暗,忘却那些恐怖的过去。我在这里,就没有人能伤害你,眼泪哀叹都会远离你……』打扮花哨的美男子开始了他的唱段,智世偷偷用余光瞄着艾利亚斯。艾利亚斯好像在发呆。
『我想要的只是自由,和平淡美满的生活,而你也会伴我同行,爱我痛惜我,怪物也会远离……』这是全剧中最浪漫的一部分,已经有不少观众开始亲吻自己的伴侣,智世抓住艾利亚斯的手,艾利亚斯脸上的笑已经完全消失了。
“怎么了呢?”艾利亚斯又笑了一下。
“没事。”智世摇摇头,主动扣住艾利亚斯宽厚的手掌。
“你是在在意我的感觉吗?”黑暗中艾利亚斯眼睛冒着红光。
“嗯。”这下子智世没有否认。“艾利亚斯,我不想看了,我们去给银之君挑点什么伴手礼吧?”
“好。”艾利亚斯施了个术,两人就来到了商店街边的阴影处。“本来是为了试着在浪漫的唱段中接吻而提前设的障眼法,没想到作了它用呢。”
“不好意思……”智世的脸有点红。
“没关系的。”艾利亚斯弯下腰,捧住智世的脸,用低沉的声音说:“智世你高兴才是最重要的对吧?”
“我…去买个冰淇淋!”智世转头就打算走。
“智世!”艾利亚斯抓住智世的手。“一起去买如何?这样智世也可以多吃一个了。”
“啊?也好。”智世此时已经昏了头了。
两人带着冰淇淋来到了郊外,简单设置了障眼法之后,艾利亚斯又变回了没有表情变化的骨头形态。
和艾利亚斯坐在草地上,智世出神地看着天边的飞鸟,它们成群结队,飞向出生就定下的目标。艾利亚斯舔了一下他手里的冰淇淋,随后把冰淇淋球一口吞掉。
“智世你,想要自由吗?”
“……为什么这么问?”智世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在那样的唱段之后回答。
“我是怪物,不错吧?和怪物在一起,会害怕的对吧?”
“没有这回事!”智世干脆地否认。“我很开心,和艾利亚斯在一起很开心!”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可以活多久,但是智世可以肯定,和艾利亚斯在一起的时光会是她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
“智世……”艾利亚斯把智世抱进怀里。“真是谢谢你啊,我和智世在一起也很开心哦!”
“艾利亚斯……”智世这个时候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本能地喊着他的名字。
“智世以前有看过剧院魅影的故事?和我讲讲结局吧?”
“嗯。”智世翻身面对着艾利亚斯。“剧院魅影在一次次的算计中明白了什么是爱,放女主角走了。”
“那么女主角和她的恋人在一起了吗?”
“是的,在一起了。”智世把手环过艾利亚斯的腰。
“女主角爱她的恋人吗?”
“不爱的哦。”智世贴着艾利亚斯,“其实这个女主角还不知道什么是爱的,她只是从美丽的恋人和痴心的魅影中做出了比较现实的选择。再加上魅影不知道要怎么和常人相处……”
“嗯嗯……”艾利亚斯点着头。
“那智世,你会爱我吗?”这突然的发问。
智世陷入了沉默中。
“智世不会爱我吗?”艾利亚斯又发问。
“她只是很害羞不好意思讲啦!”路兹从智世的影子中出来。
“……我们回去吧。”智世小声建议。
夜晚,暗藏着无限情愫,艾利亚斯来到智世的床前,黑色的巨犬睁开一只眼,又立刻闭上。
“告诉我,路兹。”夜色深得只能让路兹看清艾利亚斯眼里发出的光芒。
“嘁,你不是知道的吗?”
“是的吗?是这样的吗?”艾利亚斯用脑袋蹭了蹭智世柔软的红发。
“我今天很开心,晚安智世。”

评论(6)

热度(67)